北宁

没有人爱你

【涉英】



—————————————

歪。

是涉么。

别的小朋友都被接回家了,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我今天吃了很多很苦的药,别的小朋友都有吃糖,但是敬人不给我。

今天也吃了很难吃的病号餐,其实我想偷偷倒掉的,但是敬人一直在旁边看着我。

我还打了很多针,别的小朋友都哭了,我没有哭。

你是不是走丢啦,怎么那么慢。

噢,那你在来的路上可以给我带冰激凌吗,我要草莓味的。
我给你买了布丁哦,你要用冰激凌来换。

不可以吗,你真讨厌,我不喜欢你了。

不不,我最喜欢涉了,对不起。

你那边好吵哦,你快来过来了吗,我好困哦。

不,我不要睡,我想要涉的晚安吻。



————————————

歪。

是涉噢。

我现在就在路上噢,你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

敬人君太担心你啦,因为吃太多糖会蛀牙的哦。
没有吃糖的英智是非常厉害的孩子噢,待会给你奖励好吗。

浪费食物可是不行的哟,下次让日日树涉给你准备特别的病号餐好吗。

打了很多针?那还疼吗?给你吹吹哦,病痛都飞走啦。

不是走丢哦,我的热气球好像出了点问题,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虽然布丁对我的诱惑很大,但是不可以哦。要等你出院了才能吃。

不喜欢我了?真过分呀…那我不去接你了哦。

好好,乖。我也最喜欢英智了。

我快到了哟,我已经看见你啦。困的话先睡也可以哦。


————————————


“啾。”


————————————


【毫无营养的打电话梗】
【我怎么就控几不住我自几呢】

敬英



给人强行灌了药然后塞进被子里,敬人在床旁边支了张小桌子看文件。灯都关了,留下一盏暖黄色的小台灯。英智睡得并不安稳,发出类似撒娇的声音,敬人趴在床边给他量温度,英智却往他身边蹭去,敬人握住那只从被窝里偷偷溜出来的手塞回去,松松地握着,也没有放开。感冒的鼻子被堵住了只能微张着嘴呼吸,敬人看他的嘴唇似乎有点干,便拿了润唇膏给他涂上。温度计滴滴叫了两声,38.5度,有些高,英智还在睡就等他醒了再吃药吧。英智又往他的方向蹭进,敬人说你往后退点,再过来就要掉下去了。他大概是听到了一些,像冬眠的小动物,缓慢地往床中心后退,实际上也没有退多大的距离就停了。敬人关了台灯摘下眼镜,半抱着他往后推,自己也爬上床,英智睡过的地方非常温暖,敬人侧过身,手从英智的脖子后穿过抱住他的背,好让他的头枕在自己胳膊上。躲在被子下的手依然裹着,英智的手跟他差不多大,但比他稍微柔软些,温度也比平常高,却乖巧地蜷在他手心里。英智往他怀里缩去,鼻尖全是他的味道,敬人在他滚烫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像他们小时候那样。


好好睡,醒来病痛都飞走啦。


【零英】

吸血鬼零-圣歌队幼英-神父薰
看到幼英就想犯罪【。
圣歌队是星夜祭全员幼化hhh


“先生?”
英智盯着眼前的人,黑色卷曲的头发和黑暗几乎融为一体,惨白的在这之中显得非常吓人。
男人看了他一眼,目光在他的衣服上不动了。
“圣歌队的衣服?你是薰君那边的…?”
“…薰君?是指羽风先生吗?”
男人听到这个称呼,向英智走近了一点,蹲在他面前。
“是。”
“你们是朋友吗?”
“不…”男人的双手按在英智瘦小的肩膀上,他的力气非常大。“你的羽风先生…没有跟你说过…晚上不要一个人出来吗?”
他的眼睛…是红色的…
是吸血鬼。

遇到吸血鬼该怎么办。涉曾经问过这个问题。
羽风先生的答案是,等死。

英智闭上眼睛,遇到吸血鬼只能等死,他却还在颤抖。
他想着自己会变成什么样,被撕碎后吃掉,不留一点痕迹,教堂会把他当失踪处理。
要不就血被吸干,变成一具尸体,圣歌队的孩子们会围在他的尸体旁边哭。
但是想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因为男人放开了他。
“算了…是薰君那边的…”他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衣服。“快滚吧。小鬼。”
“欸?”
“快点回去,不然被其他吸血鬼看到,可就不是我这么简单了。薰君没有跟你说过晚上不要一个人出来吗。”
“先生…我在找我弟弟的帽子…”
“明天再找不行吗。”
“明天…他会被骂的…”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但是如果你因为找你弟弟的帽子而死掉了,那他不就更惨吗。”
“但是先生您已经放了我呀。”
“喂———”“先生可以帮我找吗,如果找到了我弟弟就不会因为丢帽子或者我死掉而挨骂了。对吧?”
“…”
“帽子…长什么样…”
“深蓝色的,还有一圈白边。”
“找到后就快滚啊。”
“谢谢你———吸血鬼先生…?”
“朔间零。”
“嗯。朔间先生。”

—————
【先摸一段给自己爽爽
【这个设定太美好了过几天再删

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