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宁

没有人爱你

【敬英】那之前,那之后


【cp:莲巳敬人x天祥院英智】

想到一个浪漫的梗却陷入脑残期 瞎几把写
ooc


——————————————


“你又要干什么。”
眼前是英智的嬉皮笑脸,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敬人知道时光胶囊吗?”
“不知道,那是什么。”
“是写给未来的自己的时光机器哦!”
“啊?”
莲巳敬人对自己青梅竹马的三分钟热度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放下手里的笔,接过英智手里的盒子打开。
是两颗像他平常吃的药,名字太长了敬人记不清了,只不过大多了,往中间的缝捏一下就分成两半,里面的空间挺大,可以塞一张纸。
“我来写信给未来的敬人吧,敬人也写给未来的我,然后埋到土里,过了很久很久再挖出来吧!”
“哼,那我可要对未来的你说你小时候有多麻烦。”
“哈哈哈哈敬人你这是在告状吗?”


虽然刚才是那么说的,敬人还是认认真真的思考着未来的英智,他会变得健康些吗,已经能在家族里独当一面了吗,会有很多朋友吧……
那么他们的关系会得怎样,自己还会在他身边吗。
他偷偷的往英智那边看去,英智也是一张白纸,他一只手揉着纸的边角,已经皱得翘起来了。
“英智,不要咬笔。”
英智乖乖的松了口,笔杆上还有一点点口水,敬人拿纸巾帮他擦干净。
“咦——敬人你已经写好了吗!”趁着敬人去拿纸巾的一下英智瞟了他的纸一眼,伸手去拿。
“喂———说好的给十年后的你看呢!”
“嗯…”英智收回手,“也是呢,那到时候就可以尽情的笑话你了,写得都是对我小时候的抱怨,敬人真是…嗯…小肚鸡肠?”
“哈?才不是这样呢!倒是你,不会给未来的我捏造一些奇怪的事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可以这样吗?那我来写———”
“喂!”


敬人写了两三行字就卡壳了,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写起,英智的笔快速移动着,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堆字。
不会真的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察觉到对方的视线,英智立刻用手挡住,鼓起脸颊看着敬人。
“不给你看!”
“哼。我才不想看。”


——


“那么————要埋在哪里呢!”
“随便哪棵树下都可以吧…”
“听说樱树下藏着尸体,我们埋在樱树下吧!这是对未来的我们来说…是过去记忆的尸体!”
“……”

—————————————


他的青梅竹马被穿着白色衣服的大人们围起来,所有人都急匆匆的,带着焦虑和悲伤。甚至有女仆蹲下来轻轻抱住他。

“英智少爷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吗。




敬人知道自己现在一定要把它挖出来了,如果现在没有看到,说不定他以后就会忘记英智了。
快点……快点…
我不想忘记你啊…!




打开英智的那颗,露出折得整整齐齐的雪白的纸块,敬人犹豫了一下,把手上的泥土在自己衣服上擦擦,然后,郑重的,打开那张纸。
但是那张纸上面什么都没有。
“诶…?”
为什么…为什么是白纸…那个时候明明看见英智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敬人把纸翻过来,检查了各个地方。
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一张白纸而已。
敬人打开了自己那颗,自己写的东西还好好的在上面,为什么英智…
英智,他已经知道未来的他和自己的关系了吗…所以才什么都不留给我吗。

难过与失望裹住他,他最后还是没有哭。默默地收拾好盒子重新埋回土里。
然后他就那么蹲在树下,待了很久。

母亲看着他一个人蹲在树下缩成一团,拍拍他的肩说她刚刚接到了一个电话。



—————————————



“如果死后有灵魂的话,我一定会跟着你。”
病床上的英智苍白又脆弱,却一直笑。

“好啊。”
“敬人?”
敬人没有像往常一样说要让他上天堂之类的话。
“跟着我吧。”



—————————————



“英智。”
“嗯?”
敬人认真的语气,趴在桌子上的人慢悠悠的坐直,对上他的眼睛。
“你还记得……时光胶囊么?”
“什么……?那是什么东西?”
“小时候我们一起埋的,写给未来的对方。”
“唔……”浅色的脑袋垂下去,思考了一会又抬起来,“好像有点印象呢,但是我已经忘记自己写的是什么了。”
你什么都没写……
“那时候说好的十年后打开它,那么现在?”
“去看看吧。”


后院里最大的那棵樱树,现在是初秋,叶子稀稀落落的挂着,地上倒是干干净净的———每天都有寺里的人在打扫。
“是在这个地方。”
英智蹲下来,手指插进泥土,就开始挖。
“等等,不用铲子之类的吗?”
“用手挖出来比较好玩吧?”
“……”
敬人也蹲下来,泥土并不是很坚硬,非常轻松,小时候的敬人挖出来后,又因为难过而埋得更深了些,但是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那样的深度毫不费力就碰到了。
挖出来了一个非常丑陋的铁盒子,因为氧化已经烂了大半了,还有些变形。

最后还是用工具把它撬开了。


里面是两颗脏兮兮的大胶囊,已经褪色得差不多了,但还是能分辨出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
敬人把自己的那颗递给英智,然后,犹豫着打开了英智的那颗。
纸因为放久了有点黄,还有些脆,敬人默默地展开那张纸,脑海里全是那时候的失望与难过。
跟以前记忆一样,是一张白纸。

旁边的英智蹭了过来,头枕在自己肩膀上。
“…英智…”
“为什么要留白纸给我呢…”
因为他早就知道他们长大后不会在一起吗。

英智站起来,
“也许…那个时候的我觉得自己肯定活不到十年后吧…”
“那时候的时光胶囊,敬人一定会想到的。”
“我可是想被所有人忘记的啊。”

距离突然拉远。

“但是。”
“现在已经不一样了,现在的我想好好活着,和敬人、和涉、桃李…和所有我喜欢的人。”
“我不想死。”

又突然拉近。

他已经经历过太多太多事情了,也放弃过太多太多东西。
但是现在他曾经放弃过的东西抱住了他。

“敬人…?”
“你会死的。”
“欸?”


“但是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

end。


我,脑洞贫瘠,文笔垃圾,行文不通,故事傻逼,没有一篇文完结的
但是我不要脸啊jpg.

【写不下去 烂尾
【备忘录的底层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