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宁

没有人爱你

【零英】绿光森林

你好这里深栗:)
【cp:朔间零x天祥院英智】
ooc有 双箭头,一直都觉得双向单恋特别好w
两个人对对方的感情都清楚,但是谁都不愿意去捅破这层纸x
———————————————

绿光森林


以为自己身处世界末日,置身于大地震的震源中心,耳际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脑海里隐约浮现惨痛的现实碎片。*

天祥院英智醒来的时候朔间零正打算回家,病床上的人揉揉眼睛,想要爬起来,但因为太虚弱了只有被子发出摩擦的声音,朔间零在一边看着好笑,像一只慢慢蠕动的蜗牛。
迷迷糊糊的蜗牛挣扎了一会,歪着头看着他,带着一种撒娇的意味,让他想起了幼时的弟弟。零走过去弯下腰,手臂穿过他的腋下支撑他坐起来,把枕头立起来好让他的腰舒服一些,英智伸出手抱住他的脖颈,声音软软糯糯的。
“好温暖啊…”

朔间零觉得他瘦得太厉害了,只有一把骨头,甚至觉得骨头都很脆,很容易就碎掉。
一层苍白的皮包裹着快要腐烂的内脏。
朔间零放开他,拿起书包就要走,微微回了一下头。
“明天,会去学校么?”
“但愿呢。”

天祥院英智第二天下午才去了学校,休息了太长时间又落下不少功课,学生会的事都给敬人做吧。他抱着一摞书向红茶部室走去,那里是最安静,最舒服的地方。
突如其来的眩晕让他忍不住跪下去,沉重的书本摔到地上发出闷响,轻飘飘的资料哗哗地飞,四散开来。黑暗夺去他的视觉,身体向前倾。
“咚”的一声。

天祥院英智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关在一个黑色的、狭小的空间里。
最开始只能感觉到寒冷,后来好像渐渐温暖起来,越来越热,身体好像被固定住无法动弹。
很热。
很疼。
他想到自己好像是死了,被装进棺材,送进焚尸炉,通向地狱。
他尖叫,拼命挣扎,想要逃离,想要活下去。

“…英智…!”
他睁开眼,一片黑暗,但是还好,身边有人。
朔间零揉揉他的头发,带着他走向光明。

他发现自己真的在棺材里,
…轻音部的棺材。
…朔间零的棺材。

估计现在已经是下午了,阳光并不是非常亮,给黑色的棺材渡上一层金。
“怎么了?”朔间零拿着面巾纸给他擦去额上的冷汗,他温顺地由他摆弄,以至于长长的刘海被扎成冲天辫他才愣愣的去拽朔间的手。

“我的书呢?”

英智抱着书去找了自己的青梅竹马。
“敬人,我死了,是火葬吗?”
莲已敬人揉揉眉心,托了托眼镜,对天祥院英智进行了一场长达3小时的说教。
按照敬人家的仪式,应该是土葬吧,还好还好。
天祥院顶着一脸口水这样想着。

“敬人,如果我死了,记得在我的棺材里放一些我喜欢的东西,书,茶杯什么的…”
“…不然太无聊啦…”

天祥院英智又做了个梦,又是在棺材里。
醒来的时候真的在棺材里。
朔间零的棺材吧,最近自己稍微睡一下就会被放在他的棺材里。
天祥院推推盖子,嗯?
好像被压着什么沉重的东西,打不开。
他的手胡乱摸,摸到一个长方形的,硬硬的物体。
这…好像是书吧…?
有点慌,他接着摸到了冰凉的物体。
这…好像是他喜欢的茶杯吧…?
也就是说,他死了,躺在棺材里,盖子上沉重的东西是土吗?
他开始胡乱地拍,他很害怕,他明明还活着,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还有…
还没对他说一句重要的话。

棺材的盖子被掀起来,两个带着阳光颜色的少年,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葵日向和葵裕太,坐在轻音部的棺材上休息一下,棺材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吓得他们的瓜子都掉了。
明明部长不在,棺材里还装着一个人。
还是学生会长。

英智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因为低血糖微微头晕,摇摇晃晃地站好,一个白色的纸团从衣袋里掉出来。
他捡起来,纸团包裹着一颗糖,剥开糖纸,吃掉。
好甜。

英智拿着纸团去了花园露台,路上顺便买了瓶番茄汁。小口小口地喝,不是很甜,也有一些酸酸的味道。现在已经是傍晚了,远处是大片火红,慢慢渐变成金黄;有点凉凉的风,落叶在地上打着转。

朔间零站在远处,背后靠着柱子,看到他非常开心,对他手里的番茄汁。
英智拿着饮料瓶在他面前晃晃,拧开盖子自己喝,看着零的表情瞬间就焉了非常有趣,忍不住笑了出来,结果,呛到了。
朔间赶紧拍拍他的背给他顺顺气,等他的呼吸平稳了一些,夺过他手里的饮料瓶喝了一口,发出满足的叹息。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朔间前辈。”

朔间零靠近他的耳边,悄悄地对他说了一句话。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吗,还是从现在开始的呢。
他觉得活着真好。

———————————————
*———江户川乱步《蜘蛛男》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