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宁

没有人爱你

【迹不二】Hotel California

你好这里深栗:)
【cp:迹部景吾x不二周助】
第一次写迹不二大概会有些地方不太自然 私设有 ooc有
题目其实是一首歌 觉得超好听就去研究了一下歌词 超级棒 想写
结果写了三个月【…
而且结尾好像也不能描写成内心的那个场景qwq
————————————————


Hotel California



一辆汽车在黑暗中行驶,窗外荒凉一片,随着车轮快速转动溅起的一大片沙撞在车窗上。
迹部景吾有点头疼,按下车窗,风和沙子一起糊了他一脸,头痛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他疲惫的关上车窗,揉揉太阳穴,坐在另一边的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年轻轻地笑了起来,迹部景吾就势倒了下来,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少年拿着面巾纸给他擦脸,把他的手从额头上放下来握住,另一只手轻轻的按着太阳穴。
“困了?”
“头疼,本大爷要睡觉了。”
前面的司机回过头看了一眼,“少爷,很快就到了。”
车辆快速行驶,不二周助揉揉躺在他腿上的恋人毛绒绒的头发,他看着车窗外的飞扬的沙子少了许多,按下车窗开了一截,凉风吹了进来,栗色的中长发被吹散开来。
空中飘着烤烟的味道,远方似乎闪着微弱的光。
他兴奋地轻轻拍着恋人的头,对上他迷迷糊糊的视线,“小景。我们到啦。”
“……嗯。”
司机停下车,下车恭谨给他们打开车门。不二扶着迹部下了车,眼前是一栋巨大的旅馆。

天色很暗,仿佛地狱。
简简单单的一座大房子,非常单调。院子没有花,有许许多多的小树和低矮的草。
迹部不满的哼了一声。
“这里真的是你爸开的旅馆?”
不二周助放开他,非常开心的站在屋子面前,“当然!爸爸妈妈就是在这里结婚的!”
远出传来低沉的钟声,看来这里附近有一座教堂。
迹部突然觉得眼前的人非常可爱,眼里带着兴奋,就像,天使一样。
司机先生在后面提着行李箱,不二赶紧开了门招呼他们进去,前台站着一个高大但是非常憔悴的男人,“爸爸!”不二跑上去抱住他,“我今天带小景回来玩啦,你见过的,那位是司机兼管家田中先生。”
“你好。”不二先生看着他,伸出手。
“伯父好。”迹部伸出手握住。“伯父您好像很累的样子,周助带我进去就可以了,您先去休息吧。”
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带上笑容,“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叫我。”
不二在旁边笑着,“爸爸不用担心,我绝对会照顾好小景的!”
不二点了蜡烛,粘在盘子上,端在手里,把他们带上楼。

走廊深处似乎有人在唱歌,低沉的声音模模糊糊。
“话说,你家的旅馆叫什么?”
“加州旅馆。小景刚才没有看到吗?”
不二回过头看着他,淡黄的烛光照着他的脸,蓝色眼睛亮晶晶的。非常可爱。
“我小时候一年会来一次。这里有很多房间,我经常和裕太在这里玩捉迷藏,但是爸爸不同意,他怕我们打扰到客人。”
“你们这么不在美国长住?或者说你爸爸怎么不在日本工作?你妈妈应该很辛苦。”
“他们是有怎么想过啦。爸爸在这边有事业,但是妈妈觉得日本的教育好,就分开啦。爸爸不能离开旅馆,每年都是妈妈带我们回来。”
不二停了下来,指着一个房间,“田中叔叔住这里,小景和我去那个房间。”
“好的,谢谢不二少爷。”迹部从他手中接过行李,看着他走进房间。
他跟着不二走进另一个房间,同样非常单调,白色的窗帘和白色的床。跟正常的房间不一样的是,天花板上嵌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被钉上了木板,仿佛随时会砸下来。
迹部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不二已经爬上床,头埋在枕头里,在被子上打滚。
“小景。你不困了吗?”
“本大爷可以当作你在邀请我一起睡吗?”
“本来就是在邀请你一起睡啊。只有一张床嘛。难道小景想睡地板?”不二趴在枕头上,歪着脑袋看着他。
迹部心情很好地坐上床,把那人揽进怀,不二在他胸口蹭蹭,听到恋人宠溺地说了声“…晚安。”

迹部睡得并不安稳,他总是听到有人在唱歌。看着怀里的人睡得极沉,迹部按亮手机,小小的白光刺痛他的眼。
午夜。十二点。
才睡了两个小时不到。
他轻轻吻了恋人的额头,下了床,小心地给他掖好被子。他觉得自己需要洗个脸。
洗手间离房门很近,他听清楚了,真的有人在唱歌。
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迹部觉得很不爽,打开门下了楼,大厅的门开着,院子很亮。
他走出去,他看见。
许许多多的人,在唱歌,在跳舞,在狂欢。虽然姿势很奇怪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和不二脸上一样的笑容。
也许是他们的笑容的原因,迹部忍不住加入了他们,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有问题,居然接受了这种毫无美感的舞蹈。
人们在夜晚中起舞,犹如从百慕大归来的幽灵船,寂静而诡异。

迹部景吾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不二周助坐在床边翻着一本小说,阳光透过浅色的窗帘照在他栗色的头发和干净的侧脸。
迹部动了动,从床上爬起来,不二没有回头,他合上书,手指摩挲着封面的字,低低地喊了一句,“小景。”
“我要跟你讲一件重要的事。”
“我饿了。”迹部打断他的话。
他知道不二会说什么。
但是他不想听。

迹部走下楼梯,餐厅里传出肉的香味,他坐下来,侍者给他上了一盘牛排,卖相看上去非常好,却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
远处走廊拐角闪过一个人,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他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那个混蛋,那个恶魔,都是因为他…!
迹部拿起手边钢制的刀叉,追了上去。

迹部追上那个人,刀子捅进他的胸膛,鲜血涌出,刀子继续深入,肉体破裂的声音,鲜血滴落的声音,急促喘息的声音,那个人变成尸体躺在地上,停止呼吸。
背后传来人快速奔跑的脚步声,迹部回过头,明明已经变成尸体的那个人正在逃命,仿佛刚才倒在地上的人是他的分身,他才是本体。
迹部觉得他出现了幻觉,但是那个人是恶魔,他必须死。

仿佛梦境一般,迹部觉得他明明已经杀死了那个人,但是当他回头,那个人就在身后,活的好好的。他停不下来,那个人必须死。

迹部已经记不清他杀了那个人多少次了,他全身好像浸过血海,红色的液体从他身上滴落。身体很沉重,他摇摇晃晃地挥舞着他的刀,向前走去。

一双温热的手环住他的腰收紧,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贴在他的后颈,温柔的声音传送着残忍的话语。他的恋人说。
“你该醒醒了,小景。”
“我早就死了。”
“你明明就知道。”

刺耳的声音划过,他深爱的人已经倒在血泊,就此长眠。
无论怎么去拥抱他,亲吻他,他只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他深爱的人已经死了。

昏昏幽幽地参加了葬礼,第二天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生活。身边的人一开始非常生气,后来渐渐发现不太对劲。
迹部景吾的记忆,缺了一天。
不二周助还活着,那只是迹部的幻觉。
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指责他,他脆弱得随时都会崩溃。

他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事,他还有很多个未来,但是他再也回不来了。


额头上的刺痛提醒他,这才是现实。
他起床,重新看了一下他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住的痕迹。
不二周助早就不在他身边。
他离开房间去找了管家,田中先生看上去非常担心自己的样子,但是还是听从了他的要求。
他去食堂吃完了早餐,管家先生已经帮他收好了行李站在前台。他走过去,不二的父亲看着他,迹部握住他的手,“我不会忘的。”
他怎么可能会忘。
那可是他深爱的人啊。

迹部关上车门,透过窗凝视着这几天居住的建筑物,司机启动汽车,他关上窗,玻璃印出他的脸。
和一只手。
那只手贴在玻璃上。
迹部终于哭了出来,玻璃那头出现熟悉的脸,他伸出手贴在他脸上。
隔着层玻璃,不二周助对他说。
再见。
再见,小景。
最喜欢你了。


车缓缓地开了。

————————————————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标题翻译过来是加州旅馆,去查了下资料说加州旅馆指旅馆,戒毒所和精神病院,所以这里就用了旅馆和精神病院。】
【原著里好像没有出现过爸爸桑就拿来开刀了x】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