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宁

没有人爱你

【敬英】金鱼花火





莲巳敬人总觉得面前的孩子非常眼熟。
金色短发被风吹得飘起来,他拉着自己的手快速地跑着。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见过他了。

“快点!敬人!”孩子对他喊着。
“再不快点就看不到烟花了!”

“把木屐脱掉啦!”
“才不要呢,你倒是把鞋子穿上啊!好脏。”
穿着脏兮兮的袜子的小脚踩在冰凉的地面,鞋子提在手里。“穿着鞋子跑不快啦!”
远处传来爆炸的声响,接着是满天飞舞的花朵,有几声刺耳的噪音,像火一样的光飞上天空。
“啊,开始了。都怪敬人。”
“在这里看就好,太吵了。”
“去更近一点嘛。”
“不行,人太多了。”
“敬人…”
“不行。把鞋子穿上。”
——————————————
大概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见过他了。不是小时候的葬礼,在更久以前。

学生会室的茶杯被摔碎了一个,英智有些颤抖地蹲下去,伸手去捡那些瓷片,手指被锋利地割伤,血珠滴落在地面。
敬人觉得那滴血非常刺眼,身体条件反射的走过去扶他站起来,有些紧张地握住他的手,看着那只流血的手指。
然后含进嘴里。
“敬人…”


战火纷飞中,他的世界只剩下红和白。
红的血一样的红,白是耀眼阳光的白。
炮火轰鸣,硝烟弥漫。


“敬人?”
敬人回过神来,面前的人有些担心地看自己,突然想到对方的手指还在自己嘴里,有些尴尬的把他的手指那出来,看到伤口愈合了些,起码没流血了。
“抱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拿出手帕给对方擦手,转身去找创可贴。
“想到了什么?”
“并不是很确定……啊英智你去休息一下吧,是不是太累了才把杯子摔碎的。我去扫就好。”
英智坐回椅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办公桌上,有些疲惫的瞌上眼睛。
“昨天晚上……做了很不好的梦。”
敬人给他的手指贴上创可贴。
“敬人,好像快要死了,然后……”
“别想了。没事的。”
敬人从柜子上拿出一条薄毯给他盖上,“没事的英智,我还在。”


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
年轻的书生给他梳好头发,手指擦过耳尖微微发烫,他抓住那只手亲吻着。
一时无言。
手的主人轻轻挣脱,给他戴好帽子。接着把他拥进怀里,年轻军官的脸埋进温暖的围巾,手摸向对方的胸口,确认他的心跳。
“没事的敬人。这颗心脏是为你跳的,现在也是,未来也是。”
“快点回来啊。”


敬人戴上手套,小心地捡起地上的瓷片,尽量不发出声音。中午温暖阳光穿过薄纱窗帘罩在办公桌上的金色脑袋,几根毛融融的发丝闪闪发亮,逆光中看不清他的脸。
敬人把碎片收集起来,还好都是成块的没有细屑,英智挺喜欢这个茶杯的也许还可以拼起来。他把桌子上散乱的资料整理了一下,坐下开始翻阅。


他用袖子擦着额头的汗,抬头看着远方灿烂耀眼的太阳,有些睁不开眼。
他摸了摸自己胸口心脏的位置,温暖的,剧烈的,跳动着。
远在天边的那个人啊,他的心脏是否跟自己一样疯狂地跳动着,努力的,坚强的,活着。
耳尖似乎还留着他手指擦过的温度,他揉了揉,愈来愈烫了。想见他的心情也更火热了。
天气更冷了,下起了小雪,软绵绵的搭在他肩上,这个时候,英智在温暖的火炉旁取暖吧,会在抱怨着不想吃药吧,他的身体好些了吗。

等到春天他回家的时候,金发的青年会把装满樱花花瓣的帽子朝他撒过去,然后在樱花飞舞中扑过去抱住他,他身上不是苦涩的药味,而是带点甜的花香。
军官会微笑的抚摸他的头,说一声。
我回来了。

但是他再也回不去了。

战争留下的是鲜血、是落寞、是毁于一旦的家园、更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伤痛。

金发青年不断呕出鲜血,以及远处朝这边飞过来的鲜红火焰,愈来愈近。

他的视线被耀眼的白光吞没。



“敬人,我们去看一次烟花吧。”
“花火大会?”
“嗯,离学校不远,部活结束后再过去也来得及。”
“好。”


英智到学生会室的时候敬人已经拼好了半个茶杯,英智走过去按住他的手,“别拼了。”
“你不是挺喜欢的吗。”
“就算拼好了也不是原来那个了。”
敬人看着他有些阴沉的脸色,最后还是放了手。
“去看烟花吧。”

绚烂的火光划过天空,四散开向各个角落飞去,接着是更大的火光升起。
不断循环,最终相遇。

“英智。”
他转过头来,身后刚好炸开了粉红色的烟花,他身上没有苦涩的药味,也没有带点甜的花香,而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就算拼好了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了。”】

敬人还是抱了上去。

“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