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滩北宁

给自己施个会发生好事的魔法🌟

【涉英】



—————————————

歪。

是涉么。

别的小朋友都被接回家了,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我今天吃了很多很苦的药,别的小朋友都有吃糖,但是敬人不给我。

今天也吃了很难吃的病号餐,其实我想偷偷倒掉的,但是敬人一直在旁边看着我。

我还打了很多针,别的小朋友都哭了,我没有哭。

你是不是走丢啦,怎么那么慢。

噢,那你在来的路上可以给我带冰激凌吗,我要草莓味的。
我给你买了布丁哦,你要用冰激凌来换。

不可以吗,你真讨厌,我不喜欢你了。

不不,我最喜欢涉了,对不起。

你那边好吵哦,你快来过来了吗,我好困哦。

不,我不要睡,我想要涉的晚安吻。



————————————

歪。

是涉噢。

我现在就在路上噢,你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

敬人君太担心你啦,因为吃太多糖会蛀牙的哦。
没有吃糖的英智是非常厉害的孩子噢,待会给你奖励好吗。

浪费食物可是不行的哟,下次让日日树涉给你准备特别的病号餐好吗。

打了很多针?那还疼吗?给你吹吹哦,病痛都飞走啦。

不是走丢哦,我的热气球好像出了点问题,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虽然布丁对我的诱惑很大,但是不可以哦。要等你出院了才能吃。

不喜欢我了?真过分呀…那我不去接你了哦。

好好,乖。我也最喜欢英智了。

我快到了哟,我已经看见你啦。困的话先睡也可以哦。


————————————


“啾。”


————————————


【毫无营养的打电话梗】
【我怎么就控几不住我自几呢】

【涉英】Rather Be(2)


【cp:日日树涉x天祥院英智】
童话向(x
ooc有
关于人鱼的设定部分来自百度,部分来自自己瞎掰 是的!瞎几把想!
【从英智的生日拖到现在x】
—————————————————



小王子的生日宴会在他本人的要求下取消了。理由是自己感冒了怕传染。
然而皇宫上下的人都知道那是瞎扯,但是谁也不敢说。
厨师早早做好的蛋糕被割去一大半,被小王子拿去喂人鱼了。

“人鱼不能吃人类的食物吗?”
小王子叫人搬了一把高脚凳,自己坐在上面。人鱼看着放在缸壁上的一大半的蛋糕,非常好奇。
“不是不能吃,而是太少见了,也吃不习惯。”涉伸出手指戳戳蛋糕上的奶油,“软软的。”舔了一下,“哇…真是amazing!”
“人鱼都是吃水草的吗?”
“海里一切的植物都可以吃,但是人鱼一般都喜欢吃水草。殿下要尝一下吗?应该会觉得不好吃吧。”涉捞了一把水面上漂浮的水草,放在英智面前。
英智有些小心地抽了一根出来,还滴着水,应该会好吃的吧?
小王子闭着眼睛咬了下去。
然后吐掉。
“不习惯吧,真是失礼了,殿下。”涉担忧的看着他,“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倒是涉,蛋糕好吃吗?”
“非常美味!我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那我下次给你带些甜品吧,涉喜欢甜的东西吧?”
“那真是麻烦殿下了,我很喜欢……”

皇宫上下的人们都知道小王子没事就喜欢往放水缸的房间里跑,国王大人一开始有些担心,后来看到人鱼一点也没有要伤害小王子的意思,也就没放在心上。
但是他不知道体弱多病的小王子要求人鱼教他游泳。

“涉。你是我的,你要听话。”
“殿下,这不是听话的问题,您知道的,我曾不小心让您感冒过。要是万一您的身体又出了什么问题,国王大人一定会宰了我的。”
“不就是水温嘛,来人,把这缸水给我换成热水———”
“殿下———”
最后人鱼先生说:“殿下,人鱼在水中是靠腮呼吸的,但是殿下是用肺呼吸,您得先用腮呼吸我才能教你游泳呀。”
小王子陷入沉思。
然后一头栽进水里。
“殿下!————”

差点被呛个半死的小王子再也不敢学游泳了,但是小孩子都是喜欢听故事的,于是他缠着人鱼先生要求他讲讲海里的事情。
海里的故事都非常有趣,小王子听得高兴了,赏了人鱼先生一块甜点。
“涉,这是布丁,甜甜的你应该会喜欢。”
淡淡粉色接近透明的糕体,轻轻吹一口便扭动了起来,清甜的味道很快就把涉吸引住了。
“用这个,叫勺子的东西吗?”
“嗯,它很容易化成水,要用这个盛。”
英智饶有兴趣地看着涉小心吃了一口露出欣喜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喜欢吗?”
“喜欢!”一开始小心翼翼的涉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别吃那么快,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再带给你好了。”
“那真是太令人欣喜了。既然这样,我也送给陛下一件礼物吧。”
英智歪歪头,好奇地看着他。
涉趴在缸壁上,对着这房间里唯一的一个透气的窗,窗非常高,阳光正好照进一半的水缸,涉闪着银光的长发和鱼鳞刺痛他的眼。
人鱼吹了一声口哨,飞进来一只鸽子,停在他的手上。
“陛下…为什么是这个表情…因为飞进来的不是海鸥吗?”
“不是…涉好厉害。连鸽子都会听懂你的话啊。”
“呼呼呼———陛下也可以,这孩子很听话的。”涉轻轻拍了下鸽子的头,手伸到英智面前。
“您可以摸摸它。”
英智小心地伸出一根手指,碰了碰。
“不用怕。陛下。”
英智依然很小心的摸摸它的羽毛。
很软,很温暖。
鸽子并没有害怕,反而蹭蹭他的手心。
“啊!涉!它…”
“看来它非常喜欢您呢。”
一直都被尊敬地对待着,背地里却满是无奈与怨恨。大概,很少被人温柔对待过吧。
只有涉。
和这只鸽子。

“这只鸽子是送给陛下的礼物。”
“唔…非常喜欢。但是父亲应该不让养吧。那…由涉看着吧?仆人来的时候就让它飞走吧。”
“当然可以。但是它是非常聪明的,也许会给您带来一些惊喜哦。”


——————————————————
tbc.【x










【涉英】Rather Be


【cp:日日树涉x天祥院英智】
童话向(x
ooc有
关于人鱼的设定部分来自百度,部分来自自己瞎掰 是的!瞎几把想!
英智生日快乐
————————————————


Rather Be




大海突然热闹了起来。
据说是这个国家的小王子要过生日了。
而小王子想养一条人鱼。

人鱼是一种脾气暴躁的动物,皇宫里的人们告诉小王子。
但是脾气暴躁的小王子坚持要养脾气暴躁的人鱼。
宠爱小王子的国王大人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国王大人要求下人们去和人鱼们谈判,只要不伤害小王子,可以给他最好的奖赏。
人鱼们互相转告,日日树涉对此非常感兴趣。
“皇宫里的小王子是个非常有趣的人呢。”
他的兄弟们告诉他,人类都是自私自利的,搞不好他一上去就会被变成人类。
变成人类是所有人鱼都害怕的,人鱼拥有长久的生命,人类的生命却非常短暂。
但是日日树涉不听,他想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他可以偷偷逃出来。

当时限到了时候,涉从海里跳了出来,他表示自己不会伤害小王子,奖赏什么的可以以后再说。
他的兄弟们藏在海里拼命扯着他的尾巴但是被他扇了一尾巴。

于是涉被捞起来丢到一个大水缸里拉进皇宫,国王大人要测试他是不是真的不会伤害小王子就把他关到一个房间里观察几天,每天会有下人给他送来水草。
水缸里什么都没有,周围也没什么人,涉只能吐泡泡玩。
无聊极了。

有下人对涉说,小王子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说不定他过几天就会放你回去了。
下人对涉讲了很多关于小王子的事,比如他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非常任性。

过了几天,送餐的下人对涉说,明天就是小王子的生日了。
于是涉当天晚上很早就睡了,必须养好精神才能见小王子。

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有人扯着他的头发,打扰了他的睡眠,他不耐烦的手一挥。
哗啦———
有什么东西掉到水里,砸在他尾巴上。
涉立刻就醒了。
有些慌乱地捞起那个东西,在月光照耀下,是一个小孩子。
金色的短发还滴着水,小孩子重重地咳了几声,喷了涉一脸水。
涉擦擦脸,小孩子张开湛蓝的眼睛,软软的叫了一声。
“人鱼先生。”
“我叫英智。你叫什么名字呀。”
英智这个名字他从下人们听过,这是他们的小王子。
“殿下,我是您的———日日树涉!”
水缸壁上架了一把梯子,他把小王子举高了些,准备把他放到缸外,小王子不高兴地扯了扯他的头发。
“殿下,明天才是您的生日哦?”
“没关系,现在已经是零点了,涉是我的了。”
“哦呀,已经零点了吗,殿下您更应该去休息了呢。”
小王子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打了个喷嚏,想到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要是女仆突然查房就完了。
他乖乖的爬下梯子,对人鱼招招手。
“明天见!涉!”


结果天亮了,小王子没有来。
生日宴会好像要延后几天。
下人们说,小王子感冒了。
“明明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感冒了呢。”
“好像是他晚上非要和浴室里的玩具小鸭子一起睡觉,跑太急撞到水龙头把自己弄湿了。”
“真是任性啊。”
涉听着下人们讨论,内心有些愧疚。

到了晚上的时候,涉快睡去的时候,水震动了起来。
小王子敲敲玻璃,隔着水看不太清脸。
人鱼从水面上浮起,小王子爬上梯子,坐在缸壁上。
“晚上好,殿下。昨天晚上真是抱歉了,身体好些了吗?”
“只是轻微感冒了,仆人们太夸张了,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偷跑出来可不是好孩子啊。”
“我本来就不是好孩子。”
一时安静。

“仆人们都不喜欢我。”
“我喜欢您呀。”

“人们跟我说,人鱼是一种脾气暴躁的动物。但你不是呢。”
“人们跟我说,小王子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呢。但您也不是呀。”
他们笑了出来。

“今天是我4岁的生日。涉你现在已经多大了?”
“人鱼是长寿的动物呢,我已经几百岁啦。”
小王子睁大了眼睛。
“我现在在人鱼里还是算年轻的呢。”
“那,最老的人鱼有多大?”
“比千还大的岁数呢,您知道那是多大吗?”
英智数数手指,摇摇头。
“你这么大,我该叫你爷爷吗?”
“噗噗噗,殿下想怎么叫都可以哦,我现在是您的呀。”
“还是叫涉好了。”
英智靠近了点,玩起他的长发,涉护住他,担心他再次掉下来。
“你的尾巴真好看。”英智把他的几束头发打成死结。
“那您也不要这样对待我的头发呀。”
于是英智拉住涉的头发把他的头掰过来,捏捏脸。
“鱼是用腮呼吸的,人是用肺呼吸的,那人鱼呢?”
“呼呼呼———殿下您知道肺在哪里吗?”看到小王子气鼓鼓的样子觉得非常可爱。
“我现在在水面上就是用肺呼吸,到水下就是用腮呼吸哦。”他指指胸口,“肺在这里。”
“那这个是什么?”小王子扯扯他耳朵上的鳍。
“用来游泳的……哎呀别扯别扯,要是没了我的头发就不能游泳了。”
英智开心地笑了出来,目光往水下移。
“涉你是男人,啊不,男人鱼吗?”
“虽然我的头发比较长但是我真的是男性哦?”
“你没有小鸡*”
人鱼先生老脸一红。
“……殿下,这个问题………”“———王子殿下!”
当小王子快要一头栽进水缸的时候被人鱼先生一把抓起来,女仆快速爬上梯子把他抱进怀里,他还一脸惊恐未定的样子。
“我可不是会让殿下感冒加重的人鱼啊。”
“本来就是你把我拍下去的你还好意思说。”
“王子殿下您说什么?!”
“没有。”英智把头埋进女仆的胸口,“明天见,涉。”

涉听着女仆越来越远去的说教声陷入了沉睡。



tbc
————————————————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怎么才能打出涉的尾音的小音符orz

【涉英】等你开始哭泣的那一刻

你好这里深栗:)
【cp:日日树涉x天祥院英智】
年龄操作有 杀人魔涉x幼年英
ooc有 很久就想写这个设定的结果发现好像不能表达自己所想的orz
超级短ˊ_>ˋ
————————————————


等你开始哭泣的那一刻



天祥院。

雪白的纸上只有这三个字,日日树涉眯起眼睛,手指揉搓光滑纸面,下一秒纸张燃烧起来,化作灰烬掉到地上。
凭着自己良好的方向感快速找到了目的地,看着巨大的欧式建筑暗暗赞叹,“似乎有很多人呢。”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并戴了礼帽,使自己看上去更加彬彬有礼。
他像一个温柔的绅士,礼貌的敲敲门。
“晚上好,美丽的小姐。”
他给前来给他开门的女佣变出了一束花。
然后在女佣小姐惊喜,或者是惊吓的表情时,不动声色地扣下藏在花束后面的枪的板机。

他正在进行一场安静又惊险的游戏,悄悄地躲在正要放声呼喊的佣人身后开了一枪,在警惕地四处张望的管家上空快速割破他的喉咙。倒在地上的尸体涌出大片鲜血,瞳孔因惊吓而放大,日日树涉微笑着跨过他们,寻找下一个目标。
“居然有这么多人…下次真的不想再接这么多人的任务了呢…应该没有了吧~?”
背后传来因惊恐而急促的呼吸,居然还有人吗,他转过身,发现是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有着看上去非常柔顺的奶金色的头发,绿松石蓝的眼睛怔怔地盯着他,苍白的脸色,干净的小西装,短裤和长筒袜之间露出的绝对领域。他紧紧地抓着胸口的衣物。
真是可爱的小少爷呢。日日树走进他,发现不太对。
小孩子的脸色过于苍白,嘴唇似乎有些发紫,纤细的双腿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要跪下。
不是因惊吓而呼吸急促,日日树看向他的胸口,是…心脏的问题…?
日日树涉在他面前单膝下跪,把小孩子拥进怀里让他半躺着,一只手温柔地抚着他的背,另一只手在他胸口轻轻按压,“乖孩子,深呼吸…对…深呼吸…”
小孩子抓住他的长发攥紧在手心,有些疼,日日树只好把头低下去与他的额头相贴,小孩子痛苦地呼吸,呼出来的气拍在他的脸上,微微湿润的温暖。
“……你……你是死神吗……?要带走我的死神……”日日树愣了一下,“……为什么……要救我呢……明明,他们都死了……”
日日树涉才想起他的任务,干掉天祥院家。
但是,他好像对这个孩子下不了手。
日日树涉杀过很多人,包括老人和孩子,但是,对于这样盼望死亡的孩子,他下不了手。
像你这样的孩子应该恐惧我才对啊,为什么要笑啊。
日日树忍不住问他。
人都是要死的嘛,早死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而且,这样的身体,我真的想早点解脱呢…
小孩子对上他的眼睛,非常悲伤却又毫无恐惧。
也许他还没有展现这个年龄的孩子都会露出的笑容,而是躲在被窝里独自面对死亡的恐惧,只有寂寞和寒冷。
“你叫什么名字?”
“英智…天祥院…英智…”
也许活下去真的很痛苦,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
日日树涉掏出带着银光的匕首,对着小孩子的胸口刺去。

倒在地上的孩子拼命的喘息,小小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粘稠的血液四散开来,像一朵慢慢绽放的花。
日日树把那把匕首拔出来,把他的两只手搭在胸口,揉揉他奶金色的头发。
希望你下辈子能够,长命百岁。
他俯下身吻去小孩子眼角的泪水,其实你,还是很害怕的吧。

——————————————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