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宁

没有人爱你

敬英



给人强行灌了药然后塞进被子里,敬人在床旁边支了张小桌子看文件。灯都关了,留下一盏暖黄色的小台灯。英智睡得并不安稳,发出类似撒娇的声音,敬人趴在床边给他量温度,英智却往他身边蹭去,敬人握住那只从被窝里偷偷溜出来的手塞回去,松松地握着,也没有放开。感冒的鼻子被堵住了只能微张着嘴呼吸,敬人看他的嘴唇似乎有点干,便拿了润唇膏给他涂上。温度计滴滴叫了两声,38.5度,有些高,英智还在睡就等他醒了再吃药吧。英智又往他的方向蹭进,敬人说你往后退点,再过来就要掉下去了。他大概是听到了一些,像冬眠的小动物,缓慢地往床中心后退,实际上也没有退多大的距离就停了。敬人关了台灯摘下眼镜,半抱着他往后推,自己也爬上床,英智睡过的地方非常温暖,敬人侧过身,手从英智的脖子后穿过抱住他的背,好让他的头枕在自己胳膊上。躲在被子下的手依然裹着,英智的手跟他差不多大,但比他稍微柔软些,温度也比平常高,却乖巧地蜷在他手心里。英智往他怀里缩去,鼻尖全是他的味道,敬人在他滚烫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像他们小时候那样。


好好睡,醒来病痛都飞走啦。


评论(2)

热度(29)